第1000章:环夫人的污 -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

第1000章:环夫人的污

刘十八此时,双脚正站在五芒星传送阵之内! “滴答、滴答!” 所有,将关注力定格在,环夫人丰满且白晃晃两坨肉的人,都没发现刘十八的什么异常! 滴答滴答的声音,来自于刘十八鼻孔中淌下的两条污血! 不偏不倚的,那血正好滴在其中一枚白色手环上面! 那枚色白如玉的手环,接触到刘十八鲜血的刹那,表面凸显无数细小如毛细血管一般的细密纹路,散出一股淡淡紫芒。 这细微至极的,宛如掉了一根头发一般的小动静,真的很难被紧张对峙,且鼻孔喷血的一行人发现! 但,也不是绝对没发现! 比如,还死死守护着刘十八的山魅老黑,它还赖着未通过五芒星传送阵,撤离通天塔。 老黑虽是狗但一样情感丰富,就在刚才猪坚强赴死的那一瞬,老黑脸上的表情就异常悲苍,痛苦! 这----是一种同类身死,类似于兔死狐悲的情感,简单而真挚。 带着不被人理解的情感,老黑却异常警觉,脑袋缓缓扭转到刘十八脚下,一双泛着冷芒的金色双眸,死死盯着那枚底色为白色,却隐隐泛紫的手环---- “呜呜----呜!” 老黑扬起脑袋,带着不解,轻轻的看着刘十八低吼了一声。 ……………… 数十米之外,三号演绎着最后的生命绝唱…… 这!是一个属于人工智能的精彩! 也许这个人机合一的美丽产物,她的一生,仅仅就为了这一刻的美丽而绽放! “爆……” 毫无预兆的听到三号此话,受惊才是人类该有的正常反应。 鸿钧,虽然是强悍的顶级强者,也不意外!就算你不是地球物种,但是穿久地球人的皮,一样习惯了人类的习惯和性格弱点楸 “爆,什么意思?” 鸿钧眼珠凝固,条件反射的一呆,随即反应过来迅速扬手,准备将手里拎着的残尸扔出去,却真的----晚了! “轰!” “嘭!” 一道恍若惊雷游龙的闷响一静一动之间炸响! 这一一道不被人理解的,被禁锢在极小范围内,被三号刻意控制的自我殉爆。 “哗哗!” 闪烁着蓝色光芒的电弧哗哗作响! “吱吱吱……” 轰隆的震耳巨响,伴随着一阵又一阵令人崩溃的酥麻感,将鸿钧从头到脚所有长毛的地方炸了个根根直立。 鸿钧这次被坑,其实和自身的实力无关! 鸿钧也不知,濒临死亡的机器人三号电能耗尽,线路板短路,也耗尽了所有力量,怎么吞了一口奶,又喘了呢? “这!不科学!” 鸿钧呆痴的扭曲着嘴唇,手脚抽搐站在原地气得脸如漆黑锅底,嘴里呐呐胡言乱语着: “老夫不怕枪炮!不怕子弹,更不怕刀枪,甚至不惧怕所谓的核弹氢弹,但却忘记了这个----电流!” 并不是他气愤得发抖,而是因为他被三号自爆后,突然出现的一道极强大的电流直接贯通! 而电流对鸿钧造成的直接效果就是----全身的神经原,暂时失去控制。 看着可能被炸坏的鸿钧,刘十八眼中亮晶晶,他记起老九返回通天塔找自己的时候,说过环夫人的诡异! 这女人在秦岭中啥也不干,就坐在石头坑内,给受伤的,力竭的四十六个大秦死士喂奶…… 天知道蒙天放和别离,有没有吃环夫人的奶? 难道,三号刚才的回光返照、瞪眼咬牙、自后自爆,这一连串的动作看不出三号力竭,反而还有有力道去激活体内的自爆装置? 究根结底是因为,三号喝了环麖人那惊艳全场,射破天的一线奶? 还是,另有其他啥原因? 但刘十八并不傻,他知道鸿钧的这种状态,肯定维持不了多久,他随时会脱困而出! 假如他这么不经搞,三号就不会选择牺牲自我了! “不要看热闹了!索兰塔,李二叔,翠花婶,老九,秦大,老黑,环夫人,六耳,还有别离,咱们立刻撤。 否则三号的牺牲就不值得,我感觉鸿钧不会这么简单吧……” 刘十八眼神清澈,焦急的督促所有人,不要在这墨迹,赶紧走,只要人活着就能以图后效! “咦?” 扭身的时候,想到蒙天放,刘十八不由得轻轻疑惑的哼了一声,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别离。 “蒙天放和士兵们呢?不是说顺着暴风的掘进甬道随后赶来么? 难道出了嘛意外,被塌方活埋了?又或者好命到了头,被砸死?” 刘十八心里有事憋不住,踌躇半晌还是凑近稍许,轻声在面若寒霜的别离耳边嘀咕着。 别离冷着脸看着很苍白,抬起沾满了干枯凝固鲜血的右手,在耳边发簪处轻轻往后拢了一拢凌乱的三尺青丝。 浓烈且带着微臭的男人气息,随着刘十八粗重的呼吸,喷在别离白皙得令人炫目的脖颈上! “呼!” 唰!别离娇喘了一声,脸蛋不由自主的红了,直接红到脖子下面! 想来,别离也考虑到自己的尴尬身份…… 名不正言不顺! 自己到底算啥玩意? 和刘十八,自己仅仅依靠玉漱一句随便撮合的骗人鬼话,便鬼迷心窍的背叛上杉玉漱,跟着他浪迹天涯! 自个儿老婆不是老婆,小妾呢,又不是小妾! 尴尬死了! 想归想,但别离说话速度可不慢,直接颤声道: “不要----” “不要?不要个屁,你要爷还不给咧?劳资问你,蒙天放和他的士兵咧? 你不要个啥子铲铲?没人要睡你,没事就给我来一句不要? 你要不要都不顶用,因为要不要由不得你,你自己挖的坑,还是要你自己跳是不是? 你当初跟着我咋说的?我是爷你是小媳妇,所以要不要得我输了算,赶紧的别蘑菇,蒙天放呢?说……” 别离脸一黑,翻着白眼大怒: “我说的是----你不要问他行不行?主人你在想啥?” 刘十八嘴一咧,心一横干脆扭头,无耻狞笑道: “劳资在想,进去了拔不出不来,是啥滋味?” “啊?” 别离痴了,她理解能力差,没听懂! 还没踏进传送阵撤离的一行人中,所有人都没理解刘十八这句话。 或者说,他们理解了刘十八说的前面一半----进去了!但却没明白拔不出来是什么玩意,都是正常男人,为啥进去了拔不出来? 但,却有一个阅人无数的女妖孽,很明白刘十八,很懂这句话!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后面,还有一章紧跟着更新! 今儿个,是新年第一个礼拜一0点冲榜,所有关注和喜爱刘十八的读者,能否都来qq阅读器上,送给刘十八一个全部订阅当做新年大礼呢?